螽斯sisi

そばにいるの(清雫)

02

今年的烟火大会,花冈雫穿了一件紫阳花的浴衣。淡蓝的底色很能衬托雫的气质,而大朵大朵的或蓝或紫的紫阳花像带着清晨的露水,绽放在浴衣上,着实显出她的温婉。

她对这件浴衣特别满意,比以往任何一件都满意,要说这件有什么特别的的话,唯一一点就是:这件浴衣是兵藤清春买给她的吧。

她不得不佩服清春的不光有舞蹈,还有他的审美。也许是遗传了妈妈基因的缘故吧,无论是自己的穿搭还是异性的,都能准确无误的把抓住‘适合’这个词。 途中总是有路人侧目,尤其是青春期的男孩子,脸上还带着一抹可疑的红晕。

花冈雫今天特意精细打扮了一番,把头发用卷发棒夹卷,还用紫阳花的发簪绾了起来,化上精致可人的妆容,亭亭玉立,安静地坐在电车上。她本就是美人胚子,再加上这样悉心的装扮,电车上还有慈祥的阿婆在猜测:不知道是为人让哪个幸运的男生一睹芳容呢。

电车即将到站,她按开手机锁屏,没有一条来自兵藤清春的消息。她不禁蹙了眉头,嘴巴嘟起来,心里抱怨着:‘真是的,到现在还没有回信,烟火大会明明就要开始了。’电车即将到站,花冈雫离开座位,拉着把手,跺了跺脚。

一下电车,她就掏出手机熟练地拨通清春的号码。往往是越熟悉的人,越不会把他的号码存进电话簿里,因为那一串顺口的数字早已烂熟于心了。

让她没想到的是,熟悉的铃声竟然从身后传来。她一转头,发簪的流苏在眼前一闪而过,小的淡紫色的花瓣的后面,是从小一直在花冈雫身边的,兵藤清春。

他身着灰色的纯棉体恤,黑色的裤子和板鞋,即使如此普通的穿着,也分外引人注目。有好几个结伴同行的女生,一边笑着窃窃私语,一边朝他们所在的方向投来小心翼翼的眼光。

兵藤清春就那样面无表情的抱着臂,盯着她,似乎不打算说点什么。还是花冈雫先打破了这番沉默。

“清春……你来很久了吗?”

“没有,走吧。”

清春大着步子擦过雫身旁的时候,她感觉自己的手被另一双强有力的手紧握住,是一如既往的,属于兵藤清春的温暖。

欺负(清雫,内含r向,注意避雷)


炎夏的中午,一顿饱餐过后,贺寿和真子负责去采购些必需品,雫和清春负责洗碗和收拾餐桌。

雫站在厨房的水池前,正准备对一堆餐具下手,无意间抬眼看到清春在门口看着自己,一双眼睛可怜又无辜,像是被谁欺负了似的。

雫默默叹了口气,“清春就负责乖乖睡午觉,剩下的交给我好了吧?”清春慵懒的哼了一声,回房间去拿毛毯了。雫不由得啧了啧嘴‘真是的~’。

当最后一个碟子也被擦拭的锃亮干净,兵藤清春又出现在了花冈雫身后。雫边低头擦掉手上的水边问“清春,你不是去睡午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雫就感觉自己右边的肩膀猛地一沉,她一侧头,就看到一颗毛茸茸的橘色脑袋,紧接着腰就被清春的手臂环住了。

雫生怕真子和贺寿回来,就红着脸,拍清春的手臂,想挣开,可她越挣,清春就越抱得紧,耳边又被清春的头发搔得十分的痒,她索性放弃了物理抵抗,换走魔攻路线。

“清春~”

雫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温柔些,听起来像撒娇些,或许撒娇的话清春就能放过自己也不一定。但是她的如意算盘实实在在打错了,她这一声更撩的清春心里痒痒,把她转过身,抱起来放在厨柜上。花冈雫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一双手按在对方的唇上,冰凉而柔软的触感传到了后脑勺。

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呢?

花冈雫在想,正常的情侣一般要有相遇相识相知最后到相爱的过程,可是花冈雫和兵藤清春早早结束了前三步,不知不觉就这样不清不楚起来。清春也没有表白过,也就是还没有确定关系,但是他们之间发生的早已逾越了舞伴或是青梅竹马的界限。

一个昏黄暧昧的晚上,懵懂的少年少女偷尝了伊甸园的禁果,之后就越发不可收拾。但花冈雫对于性这种东西不抱有太多好感,反而是清春,一有时间就会要个没完。但是,只要对方是清春的话,意义就有所不同了,她什么也可以做。

兵藤清春是屋檐滴下的雨水,花冈雫就是水滴滴到的石头,兵藤清春毫无热情的侵犯着花冈雫的人生,花冈雫自以为是的坚决地承受着,回过头来,兵藤清春早已在花冈雫的生命里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记。

这种感觉就是所谓的爱吗,花冈雫这样在心里问自己。

为了惩罚雫走神,清春狠狠的咬住了她的下唇,她吃痛地叫了出声,雫推开清春的胸膛,稍微结束这个漫长的吻。由于坐在橱柜上,雫刚好可以和清春平视。清春看着她眼角通红,下唇殷出红色的血迹,不由得轻笑出声。随后便附上她受伤的下唇像是安抚的意味,顺带着拧了一把雫的小屁股。

“还敢想别的事吗?”

“……我,我没在想别的事呀,在想你的事……”

清春已经不打算给她解释的余地了,左臂托着雫的臀部,右臂环紧她的腰,雫倒也听话的勾起腿架在清春的腰上,纤长的藕臂搭在他脖子上,一起往卧室去。四片唇瓣一刻也不舍得分离。

清春把雫带到了兵藤万里沙的房间。

“等一下!这是阿姨的房间吧?别在这里啊!”

雫像终于反应过来似的惊叫到。

“无所谓的吧……不然在男生房间里?”清春一挑眉。

“……算了算了”雫自知说不过对方,便也顺从了,‘哼,反正不是我妈妈的房间,到头来你自己解释。’她这样在心里气呼呼的想。

兵藤清春三下五除二把雫剥得就剩一条小内裤。说来也是奇怪,是不是有天赋的人在各方面都有天赋?清春偏偏也在这档子事上进步飞快。雫如今还像个未经人事的小女孩般害羞得不敢看清春的眼睛,清春就已经能熟练地解掉雫的文胸了。

铺天盖地的吻接踵而至,雫边推攘边娇羞地抱怨:“等,等一下啦……为什么只有我什么都脱掉了啊……清春也脱掉嘛!”


卡,卡,卡肉了
(๑•ี_เ•ี๑)

そばにいるの 「清雫」

(有私设!!!再说一遍,有私设!!要不有的梗没法接|・ω・`),写的也不顺溜,ooc算我的,结婚证算清雫的,不当后妈了不当后妈了)

00

「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」

      “青梅…青梅竹马”,花冈雫默默念叨着这个词,婉婉转转的几个音节跌宕起伏,从唇齿间飘散出来,似乎还带着一丝淡淡的勾人的香气,在空气中满溢。

       花冈雫脑海中突然跳出了一个人的身影,先是垂着眼帘,浓密的睫毛在俊朗白皙的脸上投下深深浅浅的阴影,然后他抬眼望向自己。一双冷静而清澈的眸子像包罗着浩瀚星辰,仿佛拥有着星系那样的小小漩涡,让她不由地陷进去。

       “花冈同学,请朗读下面一段课文。”

       她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,严肃认真的朗读完课文,丝毫看不出来她前一秒还在走神,还在想关于兵藤清春的事。

01

       花冈雫和兵藤清春第一次相遇是在舞蹈教室,她从小就在家附近的舞蹈教室学习,如今搬家后,就来新的舞蹈教室学习了,看着更加宽敞的教室,和更多的小小舞者,她同样身为一名小舞者的内心蠢蠢欲动。她左手牵着妈妈,右手握拳放在砰砰跳动的胸口,环顾四周。

        有人说,一切的遇见都是命中注定。这句话用来形容她和兵藤清春在合适不过了。在女孩望向男孩的那一刻,像是接受到炽烈的视线似的,男孩也转身回头,刹那间四目相对,像少女漫画里的情节,甜蜜的几乎要冒出粉红色的泡泡。花冈雫就算是现在想起那时仍会笑出声来,笑那时他们两小无猜的样子多么傻的可爱。

       后来才知道原来他们彼此的家离得很近。一起走是出于什么契机,谁提出的这些细节都已经模糊了,只是,从此每个春秋冬夏,清晨傍晚,都有一个人在身边陪伴,不曾落得过寂寞的下场。

        是不是每一对青梅竹马,男生都是需要照顾的内一个。花冈雫有时候会有这样的疑问。她觉得自己可以当兵藤清春的第二个妈了。万里沙阿姨生性带着那份不属于亚洲人的不羁,对清春不会管教太多,于是便促成了他自理能力为零的下场。与其说没有自理能力,不如说完全不会,不懂应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而雫恰恰是那种大和抚子的类型,生活中各方面都体体面面,打理的十分精细。在青春面前却成了一个老妈子,琐碎的提醒这提醒那。有时候他简直让她气不打一处来,但看着他盯着自己像小狗一样湿漉漉的眼神,配上清春招牌的面无表情,就让花冈雫一下子闭了嘴,反而会感到惭愧或后悔,他会不会厌烦自己,毕竟自己只是对方的青梅竹马而已,何至于管天管地?但清春从没对雫发过火,这又让花冈雫很舒心,真好,没有被清春讨厌。

        兵藤清春像个孩子,花冈雫的母性在清春面前展露无遗,是小心翼翼的,无微不至的,或许,并不只是母性而已。
     

——TBC——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追(姑且)

爱它就要喂他玻璃渣,深夜后妈产物

要是有人看的话我去修修改改再发(•ิ_•ิ)

撕打偷

花冈雫睫毛微颤,睁眼是透过窗灰色的一片。冷气的温度似乎在一觉之间融入了血液,头和身子疼得要命。

身体像西瓜虫一样蜷缩在沙发上,用被子全副武装自己,这个世界就好像没有花冈雫,没有兵藤清春。

他就坐在沙发另一头假寐,还是一如既往慵懒的样子,她现在烦透他这种样子。

求你了,别“醒”过来。

四天前的一场比赛上,雫深受挫折。

越站在人群的顶端,越觉得空气那么稀薄,在这样一个人才济济的国际舞台,她几乎已经喘不过气。

兵藤清春却不一样,他是天才,是最闪耀的一个,足以散发出花冈雫遥不可及的光。

兵藤清春是完美的leader,花冈雫却不能杰出的follow。准确来说,花冈雫感觉自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,好像随便哪一号人码,都能在清春的lead下无限提升。

「停滞不前的,只有花冈雫而已」

她这样想。

“雫,你装睡很差诶。”清春半睁着眼瞟着她。

“是嘛……”

他怎么会不懂!他怎么会装不懂?!他一直都聪明的透顶,傻子是自己而已。

“……”

“差不多够了吧,清春。是因为这么多年青梅竹马的面子不好意思说吗,那我来帮你说好了……我不再做你的舞伴了,等你找到新的舞伴之后……”

“我只想和雫跳舞,这一生。”

他的眼神一改往常,柔和而坚定。

刻意温柔而平缓的语气变得颤抖。

「暴露了」

霎时眼眶充满滚烫的液体,想忍住来着,还是不小心溢了出来。

“可是……我,我已经,已经再也无法成为你的对手了,清春”

兵藤清春俯视这床上低头啜泣的女孩,什么也没说,想想也是了,毕竟是事实的。

恍惚间收到一个温暖的怀抱,是清春的味道……

之后的事,浑然无觉。


多年后,花冈雫在观众席上看兵藤清春的拉丁,热情洋溢,怀里的不是自己。

男人都是骗子。